家庭教育需要“导师”


中山市在近日召开的2016年家庭教育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,将继续推动家庭教育工作往纵深发展,一是为家长提供个性化的“菜单式”服务,二是更加关注单亲、贫困、留守、流动家庭等特殊家庭。(5月11日《中山日报》)

在孩子的成长中,学校、社会和家庭三方面的力量,要紧紧地拧成一股绳,才能有最佳的效果。在这三种力量中,家庭教育,具有其独特的作用。用一句话来说,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。这位老师,不仅是第一任,也是唯一连续担任且几无更换可能的老师。家庭教育在成长中的重要性,也就由此得到凸显。

中国的父母,是普遍重视孩子的教育的。但这种重视,并不必然体现为对家庭教育的重视。有一些父母把教育孩子的责任,完全地推给学校。殊不知,孩子教育的成功,是父母的第一成功。强化家庭教育的意识,明确家庭教育的责任,非常重要。在这个方面,中山市的做法值得借鉴,他们率先将家庭教育纳入城乡公共服务体系,覆盖户籍和流动人口家庭;率先设立公益性的市级家庭教育指导中心……事实上,家庭教育不仅是家庭的私事,也关涉整个社会,用制度的磁力,通过“六个率先”,中山把家庭教育拖入了规范的航道。

目前的家庭教育欠缺的,除了意识和责任,还有方法。“棍棒出孝子”的理念,并不适用于对今天的孩子的教育。中山的做法,是为家庭教育提供“导师”。一是扩大家庭教育的供给。不仅在中小学、幼儿园建设规范性的家长学校,也在村居社区设立家长学校,并广泛地开设新婚服务学校、孕妇学校,充分利用广播、电视、手机、互联网家长学校及其他家教指导服务阵地,让父母能够方便地接受更多的家庭教育知识。二是提高服务指导精准度。在普遍的家长学校的基础上,提供个性化的“菜单式”服务,给家庭教育以及时雨。

也要看到的是,一些问题孩子的出现,大多是在单亲、贫困、留守、流动家庭等特殊家庭。在弥补这一家庭教育的短板上,中山市引入社工服务理念,运用专业手法,开展小组和个案服务,提高家庭教育的服务指导质量。

在家庭教育上,还应有的探索是,如果孩子过于顽劣,父母也确实存在教育能力与方法的欠缺时,社会又该如何介入?由此而引发的事件、酿造的惨剧并非个例。在这方面的探索,显然还是一片空白。

□文/关育兵(教育工作者)